【亞太新聞網/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高學年、史玉花鳥畫藝術散記 紀良發/特稿
 

 
人物擋案:高學年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天津美術家協會理事,天津師範大學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天津職業大學特聘教授,民革中央畫院理事,天津市民革書畫院副院長,天津市河東區政協書畫院副院長,聖和軒西沽書畫園藝術總監,全國畫家百傑,中國民革黨員。
 
(2001年至今)先後在新加坡應邀舉辦個人畫展;在北京“榮寶齋”應邀舉辦個人畫展;在天津鼓樓藝術館成功舉辦個人畫展;赴臺灣參加“尋找魅力中華”寫生創作活動; 2004年 在圖書大廈舉辦“津門伉儷國畫精品展”;應邀為“中國第十七屆金雞百花獎”電影節繪製創作《百花齊放》長卷(40m)並參加電影節在大連的開閉幕式;被《中國書畫報》亞洲書畫雜誌等單位評為“全國2009年度人物”;《中國書畫報》第52期第六版,整版介紹刊登其文章、作品;作品《只向梨花尋詩才》在津門書畫院第二屆年展中,榮獲金獎;隨天津青年藝術交流團出訪匈牙利、英國、法國,並在匈牙利國會舉辦畫展,取得圓滿成功。出版《中國當代名家畫集 高學年 史玉》;其作品除在北京、天津、廣東、長沙等地博物館及人民大會堂收藏外,還被美國、日本、韓國、中國臺灣及香港地區等地博物館收藏。出版有《高學年史玉之名家作品集(大紅袍)》、《大匠之門》、《盛世典藏》等多部個人專著。
 

 
人物擋案:史玉畢業於天津美術學院繪畫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天津美術家協會理事,天津美術家協會花鳥畫藝委會理事,天津畫院畫家,天津職業大學客座教授;天津師範大學藝術研究院研究員。九三學社社員。
 
(1989年至今)作品《鷺戲荷池》參加全國美術作品大型展覽,榮獲金獎; 作品《風流一代》參加天津市弘揚民族文化大型展覽,榮獲一等獎;與三位著名畫家共同創作大型巨幅長卷作品——250米中國畫《咱們工人有力量》,在天津市大型美術展覽中榮獲一等獎; 作品《韻》參加天津市文藝新人月青年美展,榮獲一等獎;在新加坡舉辦個人畫展; 在北京榮寶齋成功舉辦個人畫展;赴韓國參加《中國畫精品韓國展》,在天津鼓樓藝術館成功舉辦個人精品展;作品《白鷺》榮獲天津市慶“三八”婦女節女書畫家作品展金獎;隨天津青年藝術交流團出訪匈牙利、英國、法國,並在匈牙利國會舉辦畫展,取得圓滿成功。出版有《中國當代名家畫集 高學年 史玉》。《高學年史玉之名家作品集(大紅袍)》、《大匠之門》、《盛世典藏》等多部個人專著。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天津著名畫家高學年將他與夫人畫家史玉共同出版的大型畫冊寄我,我為他們在中囯畫壇上取得的卓越成就而到十分的高興,猶如春風撲面,心曠神怡。在當代花鳥畫壇,高學年與史玉是一對最為引人矚目的伉儷畫家。一是因為他們以講究境界的密體寫意語體,共同推出了大景花鳥的筆墨圖式,讓花鳥生命與自然宇宙融為一體,表現了原生態花木的茂密繁盛和禽鳥的奇情逸趣,改變了傳統的折枝佈局和簡約疏淡的情調,以不同於古人和今人的視覺效果,顯示出一種雄、野、樸、茂的大美畫風而受到人們的廣泛關注。二是他們夫婦之間那種相敬如賓的親切,那種同甘共苦的默契,那種志同道合的相知、相助、相成,已傳為畫界佳話。
 

 
天河掛綠水,秀出九芙蓉
 
記者與高學年、史玉相識於一次皖南九華山的書畫筆會,天河掛綠水,秀出九芙蓉。用詩仙李白這句詩描繪這對伉儷畫家我想十分自然貼切。在煙雨蒼茫中,在山花爛熳中,他們攜手一路求索,向美並創造美。他們的藝術生涯是豐富的,也是爛漫和傳奇的。當時的筆會場面十分壯觀,數十位津皖書畫家現場揮毫潑墨,九華論劍。記者從事新聞與文藝工作幾十年,長期行走於書畫市場,耳濡目染,對書畫家的潑墨畫藝多少有些見識,眼光比較犀利,高學年、史玉的風姿神采給人一種鶴立雞群之感。觀賞了他們現場作畫的真功,我對其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在書畫晚宴上,我們坐在一桌,進行了深層次的交流,正所謂酒逄知已千杯少,我與畫家高學年連連碰杯,又接連炸了幾個雷子。畫家史玉興趣上來了,不喝白酒的她端起飲料與我乾杯。我當時豪情萬丈,很瀟灑地放言:不喝酒的畫家不是真畫家,更算不上大畫家,高兄自然是真畫家,也是大畫家,至於史玉,美女是水做的骨肉,無論喝水還是喝飲料也算酒,因此,史玉自然是真畫家,也是大畫家了。引發一桌畫家大笑不止,大家頻頻舉杯,盡興而歸。自此,我與高學年、史玉這對伉儷畫家結下了不解之緣。以後,經常在微信電話中進行交流,特別是高兄,由於都是男性同胞交流起更為自然。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他們或以合作的方式共鑄輝煌,或以獨立的篇章比翼雙飛,畫出了大量的花鳥畫作品,以一種“形真、意闊、筆墨新”的滿構圖構成現代花鳥的宏大景觀,畫出了自己的形、自己的情、自己的筆墨。
 

 
筆墨鴛鴦、畫壇佳偶
 
高學年、史玉二君,是一對筆墨鴛鴦、畫壇佳偶。早晚一同操持筆墨,相輔相成,相互切磋,同業同志,同心同趣。單是他們的人生,便是一種佳華。生活啟動了筆墨,筆墨昇華了生活。
 
情感飽滿和暢,筆墨自然就多了幾分秀潤。形氣清淳,神妙獨到。
 
著名文學家蔣子龍認為:這是因為:一切藝術創作,都是情感的表達。作畫在於“攝情”,情養筆性,情催筆勢,情超心慧。
 
且看高學年的《豔秋》。多愁善感的“愁”字,就是心上壓著個秋,人們想到秋,便常常會跟“蕭索”、“傷感”聯繫起來。而在他的筆下,秋卻是“豔”的。此“豔”,並非濃彩麗色。恰恰相反,畫面出奇的沉雄樸逸,骨格厚重。一片淡青,橫空托出一枝扭曲的粗幹,老皮張展,骨節錯突,藤蔓交纏,漫空布網,其間點綴了幾點紅。最高的一點紅,是長尾雉的眼瞼,回眸凝望,心有所系——“臉若香薰似有情”。此等秋韻,怎一個“豔”字了得!
 
王維有言:“畫道之中,水墨為上。”高學年擅長以冷托熱,其熱愈烈;以淡襯濃,其濃愈重。於是,他的筆墨明淨淡逸,匠心內隱,卻和光熙融,充滿生機。觀之足可釋躁平矜。
 
他的夫人史玉,以畫鷺見長。長年以來,專其神,專其一。
 
她筆下的鷺鷥,氣韻清揚,筆法韶秀,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美不可言。妙能通靈,幾近化境,遂有“白鷺仙子”的美譽。
 

 
珠連璧合 相得益彰
 
高學年、史玉是改革開放之後湧現出來的花鳥畫家,他們遇到了中國歷史以來最好的時期。應該說,他們是一對自強不息的夫婦,勤奮與苦學伴隨著他們的生活,相攜而行喚起了他們的天賦,新時期藝術的繁榮使他們眼界大開,不但廣取博收,而且學貫古今、融會中西,付諸筆墨時,如石濤的主張“一知其法,即工於化”,便不停地變法圖新、探究新途。20年的時光,積澱日厚,成績日益顯著,風格日臻成熟,不僅畫名日高,而且屢屢在全國性美術大展中獲獎,贏得了聲譽,贏得了世人注目。
 
正如文藝評論家賈德江所說:高學年、史玉的花鳥畫大多為密體寫意花鳥,與寫意的“疏體”花鳥相較,所謂“密體”體現為滿密繁富的特點。或許是受到山水畫“以元人筆墨,運宋人丘壑”的啟示,他們的花鳥畫多取材於成林成片的樹叢花叢,或密葉繁花,或碩果累累,或蒼渾幽秘,或鐘靈毓秀,畫的都是震撼人心的大景花鳥,都不乏開闊的空間。他們力圖展現的是與人類同在的永恆自然,著意於在茂密、蔥籠、繁複中尋找節奏、韻律和筆蹤墨蹟之美,去尋找花、草、樹、石與禽鳥有機組合的情趣之美,去尋找那蓬勃的山野之氣和草木精神所煥發的神奇之美。
 

 
賈德江說:高學年、史玉的花鳥畫所以獨特動人,更在於他們創造了不與人同的意境:以大境界花鳥的雄秀神奇、靈動幽深,開發了花鳥在廣大空間中馳騁神思表達超越視界的審美感情。他們不僅畫出了所見所感,而且畫出了所思所想,不僅畫出了語言可以表述的意蘊,還畫出了超出語言文字的直覺感受和心底悸動。
 
我以為高學年的畫以力勝,雄強豪放的陽剛大勢,拙厚沉穩的筆墨,構成了他的總體風格;史玉的畫則以情勝,捕捉天然圖畫中的形式之美,以極富浪漫的情懷和水暈墨彰的抒寫深化意趣,構成了她的總體格調。天下繪畫,以美為最基本的要素。美輪美奐,然後方談得上形神兼備,精靈古怪。史玉的畫面,元氣氤氳,活脫暢美,所貴以形似,再以形寫神。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始以妙入神,以靈通道,清邁高潔,秀潤天成。
 
他們似乎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事實是在同一走向中的相似性聯繫和更大程度的相異性獨立形成了他們之間的關係鏈。

我們祝願這對比翼鳥,在書畫藝術的天空盡情飛翔!飛得更高、更遠、更美!
 

 

關鍵字:比翼鳥 藍天飛翔 

分享: 分享至 Facebook 分享至 Twitter 分享至 Google+